实习有感

                       —有情有义兼有趣的人

It’s Five O’ Clock Somewhere – Alan Jackson–:– / 03:49
(*+﹏+*)

       大学至今,我对本专业特教一直都有些敷衍了事,随意地听课,随意地做志愿活动,再在期末随意的考试,为了逃避盲文和手语所以给自己随意的定了培智方向。以至于学了三年特教,到大四伊始还甚为迷茫,不知未来何从,做简历时还特意做了两份,一份投特校,一份企业。但实习这仅仅4天真的让我知何所去,知何所从。

       自上周五开始第一次跟课到现在已经有四天了,前三日还尚处懵懂,今天碰巧有些感悟便记录下来。这四天内,很幸运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虽只比我们早进校两周,但处处关心我们的何悦老师、肖老师、谭老师和宋老师,当然还有我班上的三位美女老师,蓝老师、王老师和毛老师。通过观察他们和孩子之间的交流方式,以及日常的教导方式真的让我感悟良多。特殊儿童个体差异巨大,每一位儿童从日常问题行为,喜好强化物,性格,能力等等都千差万别,到今日基本都已经慢慢习惯并对于自己的每一个反应都有一定的控制了。比如在对于一个儿童上课跑出去这个行为解释起来有太多的原因,孩子A跑出去是因为之前在讲台的柜子里找到过吃的,所以上课上到一半,就会跑上讲台打开柜子试一试;孩子B跑出去是因为自身精力太旺盛,出去玩一圈,也就是以往认知中的很皮;孩子C是需要自我的感官刺激,出去是因为在椅子上用手拍大腿已经无法满足。对于每一个孩子的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我对其有不一样的回应,孩子A是把东西都藏好,并少给关注,以免其对该行为依赖;孩子B是趁体育课带他多跑几圈,并适当在其不遵守上课记录时基于负强化或正惩罚(我还在找强化物);孩子C是坐在他身后在他每次寻求感官刺激的时候尽快阻止,以让他通过这种行为获得尽量少的感官刺激,并在之后用积极行为(具体还在想)代替。每节课都仿佛在一段戏剧中,孩子做的不对了,即使内心觉得可爱极了,也要假装生气;孩子掐人了,即使不痛也要假装痛苦哭泣;孩子做得好了,要如幼儿园老师一般对其夸张的大声夸赞。

       有情有义兼有趣是《应用行为分析》书中的一个选段,我觉得形容我现如今对特教的看法甚为恰当。

强化物非物,尤其是在人际互动过程中,它更多地体现为人的语言、表情、动作、姿势等反映和传递关系的事件。既然如此,管理者自身在与被管理者互动中传递的是反映强化焦点行为的语言、表情、动作和姿势,还是消退焦点行为的语言、表情、动作和姿势,就相当的关键。设身处地地想,如果一个人对“我”始终温和、微笑,眼睛里充满着诚意、关注、欣赏和赞许,说的都是“我”最受用的话,指出“我”的缺点也让“我”心服口服并不失面子,做的一切都在“我”最需要帮助的点上。那么,“我”能不喜欢他,敬重他甚至崇拜他?“我”能不学习他,效仿他,受他影响,为他改变?再设想,一个人始终看到“我”就没有好气,眼睛里流露的都是鄙夷不屑,看到的都是“我”的缺点和问题,连“我”好不容易做好的一件事情他也要横挑鼻子竖挑眼,“我”渴望得到的他一点不给,也不做,“我”不希望得到的,他都硬塞给“我”或者强迫“我”接受。那么,“我”愿意和他在一起还是得到机会就逃避他?要影响和改变别人,就得从自身的改变做起。把自己变成一个有情有义又有趣的管理者,就不愁别人不改变。有情在平时,得到机会就去“讨好”被管理者,跟他说温柔的话语,微笑的嘴角,诚意关注的眼神,欣赏和赞许的话语,富有发展空间的批评,及时到位的辅助和帮助。有义在危时,在被管理者出了问题,碰到麻烦时敢于担当,不推诿,不搪塞,救火在前,反思在后。立场分明,原则坚定。有趣在有时,不能总是那么神圣,那么完美的样子,有时候露个怯,有时候装个痴;有时候像天真的顽童,狂笑无忌;有时候像委屈的孩子,嚎啕痛哭。

       在我和所有人说自己的专业是特殊教育时,每一个人的回应第一句都是,你应该很有爱心吧。其实爱心本身带怜悯、同情的成分,所以我相信很多老师对孩子不是爱心而是爱吧,爱心没法持久而爱可以。这种信心来源于真实的我感我见。我在特校见过晚上10点还在赶教案的教师调侃自己说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努力,见过每天早上对每个孩子都充满笑容的福利院婆婆,我见过每天中午都累趴在桌上的同学再醒来之后还是充满干劲,我感受过只要看见孩子就开心的自己。

       在未实际接触之时,我还在考虑薪资、发展、年龄、上班时间、喜好等等,但接触之后所思考的,只剩我喜、我好、我愿

One Reply to “实习有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